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回首2013年

2013年發生了很多事,我們自己的團隊大家宣布要休息一陣子,大家生活的重心從創業移轉到家庭以及未來的工作上了,可能是這次的開發讓大家都累了。也嘗試接一下案子來做,了解自己在談判能力的不足,有時候會給對方帶來期待,但其實自己的技術和伙伴的投入度並沒有到達水準。還是應該在初期就問問自己的初心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案子,如果不喜歡還是應該即時回絕,避免傷害到客戶的情誼。

之後我就開始繼續研究我有興趣的HTML5,從做出一個簡單的遊戲到開始能夠跟社群的人互動,了解到動機能夠幫助我們學習到很多東西。

2013年我結婚了,我實在沒想到我會這麼快結婚,其實很多事情都還沒做,一出社會就一直跟同學誏誏我錢存夠了我就要出國念書,結果國防役四年下來存的比我想像中還要少,只夠我出國念一年...也發現我最愛的電腦科學碩士會排斥已經有過國內碩士的學生...一切都不如我以前規劃那樣,這才發現在成長過程中能夠給我良性建議的人實在太少。

今年已經是我第三次做3D引擎了,只要跟我說要做,我其實大概都知道要怎麼做要多少時間,風險已經都會降到10%左右。但是要做的時候難免會想這次我做好了,我會因為這個成就甚麼嗎? 第一套引擎算是我的學習試驗品,但做完沒有人要用,就連想要做商業化宣傳也被老闆直接砍掉。第二套算是一個很有商業化的引擎,公司之前超過一半的專案都在用,但我們也害了很多人趕案子加班,逼了很多人離職,它其實是一個凶器。 第二套引擎的開發讓我開始在國外技術社群認識了很多有野心的團隊,他們是以團隊方式在做技術開發,有一個很強力的leader,團隊規模不會超過十人,但做得很有成就感。再看看我自己,我雖然已經可以跟他們leader討論重要的關鍵議題,也被認為很專業,但我自己語言能力還是沒辦法問得很詳細,再來也一直深耕一個念頭,為什麼我需要在大公司做這樣小團隊就能做到的事,反而會因為大公司的決策速度導致在市場面進展的緩慢,我們東西明明不錯,但社群的人就是不認識我們...

 第三套引擎做起來我已經有點像是機器人在做了,看到我最想競爭的Minko還是這麼的有野心,我曾經嘗試要跟他們一樣做出最棒的產品,但我的動力真的不足,做完我也大概知道它可能會比凶器好一點,因為可能會沒人用。而且他其實並不會幫我們改善周遭的生活,因為它的願景存在是有點模糊。

所以我離職了,離開了待了快六年的公司,曾經有人說公司跟員工的關係有三層,最下層就是建立在錢的關係,第二層是建立在情感關係,第三層是理念關係。第三層的最高境界就是雙方為了一個願景彼此努力甚至爭吵,但成就之後彼此會很開心的聊聊過往,分享成就,這是最喜歡的工作環境,也是我一直努力增進自己的原因,我想要出去尋找那樣的桃花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